1897年布鲁塞尔:迟到却精彩的世博之约

日期:01-24-2019来源:世博会博物馆

  比利时地处英、法、德三大国之间,被称为“欧洲的十字路口"。虽然它独立建国历史短暂,国土面积较小,但通过多次举办世界博览会,有力地提升了国家地位,推进了城市的发展。

  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中叶,比利时共举办过8届世博会。其中在布鲁塞尔举办过4届(1897年、1910年、1935年、1958年)。1897年是布鲁塞尔举办的第一届世博会,让大家得以聚集于此,领略世界局势的大不相同。

  从一开始组织者就决定世博会将在五十周年纪念公园(le Parc du Cinquantenaire)和特尔菲伦公园(Parc de Tervueren)举办,两个公园间不仅有一条大道连接,还有一条有轨电车。

  

  1897年布鲁塞尔世博会海报(普里瓦·利夫蒙先生绘制)

  官方名称:1897年布鲁塞尔世界博览会

  会期:1897年5月10日~1897年11月8日

  主题:国际展览

  类别:综合类世博会

  主办方:总委员会

  参观人次:7800 000人次

  面积:36公顷

  参展国家:27个

  一次迟到的世博之约

  最初人们对这届世博会的举办充满担忧。不仅因为暴风雨的侵袭使建筑工程一再推迟,还因为近十年举办世博会过于频繁。

  反对的人说:“试问举办方,1897年的艺术和工业展与1888年、1889年相比,能有什么不同呢?你们展出的东西我们肯定都看过了。你们不会有什么新东西的。”

  对此,朱尔·西蒙先生给出了有力的回答:如今的局势已大不相同,每十年,世界就焕然一新。从前,生产的进步很缓慢;如今则一日千里。人类没怎么变,可他生活的环境早已今非昔比。

  布鲁塞尔也选择迎难而上,仅仅只把开幕式由4月24日推迟到5月10日。位于五十周年纪念公园里的布鲁塞尔游乐场再现了布鲁塞尔老城区的风貌。它采用了14世纪式的围墙和文艺复兴式的门,颇受大家欢迎。

  

  布鲁塞尔游乐场鸟瞰

  对立包容的艺术品展示

  两个对立的雕塑流派

  如同绘画,雕塑也有两个对立的流派:以大师热夫·朗博为代表的现实主义;而与之相对的是以维克多·卢梭先生为代表的唯美主义。唯美主义体现了高尚的艺术情感,表现手法更细腻,更有女性气质。两个流派虽然对立,却不相互攻讦,而且两个阵营中都有非常杰出的作品。

  

  维克多·卢梭雕塑作品:《手捧蝴蝶的青年》

  热夫·朗博的《人类的激情》

  五十周年纪念公园左边有一个优雅的希腊罗马式小廊亭,这个廊亭得以保留很长时间。廊亭里陈列着雕塑家热夫·朗博的大理石浮雕,着名的《人类的激情》。朗博先生花了十年时间才完成这个作品。朗博是比利时雕塑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该作不仅是他艺术生涯的颂歌,更加是比利时雕塑的颂歌。

  

  热夫·朗博雕塑作品:《人类的激情》

  总算有个真正的展览了

  终于有一个官方的展览能把画大方地挂成一排,而不是像往常那样摞在一起,以往那些所谓的展览只能称为杂货市场。经过评委会的严格审查,仅有四百五十幅作品入选。其中《移民》是世博会上很少见的历史题材画,它以真实而感人的笔触描摹社会现实的一页。

  

  莱尔芒斯作品:《移民》

  特尔菲伦的殖民地展览

  为了显示其殖民力量,比利时还在特尔菲伦设立了单独的“殖民展”。这里有民俗村、人种学展品、象牙雕刻和刚果的立体全景。

  略带野性风格的人种展厅

  艺术家昂卡尔被政府任命为人种历史展厅的内部装饰设计师。他就地取材,使展厅的设计富有异域风情,他从异域的野兽、花草,甚至是黑人崇拜的偶像中汲取灵感,绘成图案。他的设计个性鲜明、略带野性,再一次展示了他的才华和想象。

  

  由保罗·昂卡尔设计的人种历史展厅

  精雕细琢的象牙雕刻

  荣誉厅里的象牙雕刻超过了五十件,有的镀银镀金,有的镶嵌珐琅和宝石。展出这些象牙雕塑的是埃德蒙·范·艾特菲尔特先生的主意,他身兼比利时国家秘书和刚果国家秘书。

  

  荣誉厅展出的象牙雕刻

  象牙是刚果最珍贵的产品之一,此次展出的象牙都是政府免费提供的,经过比利时着名雕塑家的精心雕琢,占了整整一个展厅。主要作品有康斯坦丁·默尼耶的《基督》,保罗·德·维涅的《灵魂》,朱尔·迪伦的《小快板》等等。

  促进现代审美的装饰品

  此外,刚果展的一些装饰品,也堪称是促进现代审美的意外动力。

  挂毯设计出自伊西多尔·德·吕代之手,由埃莱娜·德·吕代制作。八条挂毯表现的是:野蛮、文明、奴隶、自由、多妻、家庭、拜物、基督教。

  

  《拜物》,伊西多尔·德·吕代绘图

  埃莱娜·德·吕代夫人刺绣

  还有菲利普·沃尔费先生的天鹅花瓶。

  

  《天鹅花瓶》

  刚果展不仅扩大了贸易市场,还为艺术提供了新的原材料。殖民地的艺术品质朴、纯净,堪称促进现代审美的意外动力。”

  无论是谁,看过布鲁塞尔世博会以后,都对特尔菲伦殖民地展览印象深刻,其布置细腻、优雅、有品位,整体装饰别出心裁。——1897《艺术与装饰杂志》

  1897年世博会虽然推迟举办,但却有不一样的精彩。它表现了新的艺术形式,这种美学扩展到了世界各国。